神经病晚期


#关于“带上小伙伴和零食去议会看角斗”这回事#
[副标题叫“这年头的狗血是不是越来越奇怪了”]

    一如既往的,一万多各种种族的成员挤在硫磺山城狭小的礼堂中开会议……只不过这次,虽然依然很挤,但他们还是尽量远离一个中心点——两只骷髅。
    有几个骷髅真没什么奇怪的,硫磺山城又不是没有亡灵,可是当其中一只骷髅是臭名昭著的巫妖罗兰时,就有些令人害怕了。
    “脑子进水的巫妖罗兰”以莫名其妙的损人不利己而著称,谁也不知道下一个被坑的是不是自己。赶他出去更是不可能的,这家伙虽然进拘留所的次数可能比你回家的次数还多,但终究是一个没有犯法的“良民”。要是哪位议员敢公开驱赶这样一个“好公民”,一定会马上被抓着这一点狠狠批判一番。
    至于旁边的那只骷髅?脸生,不认得(也没有谁有能区分这堆骨质胶原蛋白的特殊能力吧)估计是个新来的,还不知道旁边那只巫妖是多么的可怕。于是时不时有人向那只骷髅投去同情的目光。
    事实上?
    当时,罗兰不知道又抽了什么风,居然邀请死神一起去围观角斗……不是,民主评议。而且他的理由很简单——“这么有意思的事情只有一个人看就不好玩了”。变成不容易被认出来的骷髅也是他的主意。不过估计他自己也没想到艾耶居然全盘接受了他的提议。
    说真的,艾耶大人您不要太宠着这家伙了,万一惯坏了……等等已经惯坏了……那好吧。
    至于为什么明明两人都是骷髅,罗兰还是带了一桶爆米花,是因为据他所说,这样比较有“看电影的氛围”。
    嗯,罗兰的脑回路始终是艾希十大未解之谜之首。
    “哦哦,要打起来了吗?我觉得半龙人的胜率比较大……等等那个狗头人还有帮手!他不是一个狗头人在作战——局势即将迎来逆转!”即使是魔力振动发出的声音都无法掩饰巫妖的激动,被地球上某些球迷上身的罗兰看起来就差把爆米花丢出去喝彩了。
    在硫磺山城,在议会上打架是不算“在公共场合斗殴”的,所以不用交额外罚金,顶多把对方打伤后交点医药费。因此硫磺山城议会的打架现象远比某腐国的严重,再加上这里人更多,种族更丰富,那就更不是一个“群魔乱舞”能够形容得了的了……这一切显然都是某位最高法官为了看好戏的阴谋。
    看着作为罪魁祸首还非常乐在其中的罗兰,艾耶此刻非常同意他之前说的话,两个人来围观确实比只有一个人有意思……对他来说,就算只是少了罗兰这抑扬顿挫的解说,围观的乐趣也会大大降低。
————
    “你这个负心汉,明明说好要跟我永远在一起!为什么你还跟这个不要脸的小碧池混在一起!”看起来有些人甚至把私事也带到议会上来解决了。
    罗兰也瞬间来了兴致,议会上打架每次都有,但这种韩剧狗血剧情可就不多见了。他看了一下就开始跟自己的同伴吐槽:
    “看,一男两女的狗血三角恋现场!啧啧啧,真是大写的宫斗现场,我猜下一幕就是正宫要冲上去甩小三一巴掌,然后哭得梨花带雨地跑开,然后渣男再去一边追一边喊‘你误会了!’……啧,现在的渣男怎么都这么受欢迎……”
    死神也看了一眼韩剧现场,然后转头轻飘飘地来了一句:
    “不,那三个都是雄性。”
    受到惊吓的罗兰手一抖,那桶爆米花“啪叽”摔在地上,然后撒了一地。
    “……蛤?”

[原文:
……呵呵,议会就继续争论和吵架吧,我倒是几次带着零食和小伙伴,到议会现场去观看角斗……咳,嗯 旁观民主评议]
[于是就有了这样一个神奇的脑洞]

(有占tag嫌疑
我们在等人,然后……鬼知道我们平时都在想什么
但是,卡雯丝是好文明!(复读)

关于冥龙

(其实我有写了不少段子的,不过都是瞎写自嗨没脸发。这个是翻了半天找出来的自己比较满意的一个)
[都是我关于冥龙的私设,因为后面基本没有冥府侧的戏份,我就脑洞了一些设定]

    冥龙,作为冥府侧在主世界的使者,一直是令人感到非常惊诧的种族。
    这不止是因为他们作为新种类的龙族所表现出来的特殊天赋,更是因为冥龙们大多都表现得非常有学问,明明年纪轻轻(对于龙族而言)但却能知道许多即使是太古龙也不知道的知识。这种接近于学者的龙族在之前是很少的,因此,人们对于做到这一奇迹的冥府之主非常佩服。
    后来……他们知道了,冥龙其实是一种白龙,和白龙一样没有记忆传承。于是大家都惊呆了——这和堪称“龙族之耻”的野兽般的白龙完全不一样啊。好奇的主世界居民们便逮了(x)几只冥龙进行询问
    “这个……咳,我们是没有记忆传承,所以为了弥补这个缺陷……我们要上学——三年启蒙教育,十二年义务教育。总共就十五年,很短是吧……可是每三个月我们要学的东西就会上一个层次,每天都有大叠作业要写,还有考试……但是只要想到这样做可以使我们脱离和自己的同类一样变成野兽的命运,我们就充满了干劲……”(这里请带入天朝学生……嗯你们知道的)
    “说实话,这个理由你觉得会有人信吗?快说,到底是什么使你们愿意学习,不说……你看到这堆零食了吗,通通扔掉不给你。”
    “咳,我说我说……不过你们要做好点心理准备……我们每月都有考试,考不好的……就要去傲慢炼狱巡逻,而且不能在地上走,要和奥玛一起在天空中翱翔,视野中永远都有那么一个身影……玛德我受不了了……所以我们都是玩命地学,因为学不好就真的不只是玩命的程度了,真的会死啊!到底是谁想出的这个惩罚,太tm恶毒了!”
    (某位冥府之主没脸没皮地日常撕掉了投诉信)
[知识改变命运]
[要是不想学,就让绅士们来改变你]
[所以好好学习吧,少年!]

两个段子

一直吃粮自己不产粮让我的良心有点过不去(
于是掏了两个段子做党费……bug什么的,能吃吗

你抽不到好东西都是因为假箱子害人
[又名“抽奖抽到谢谢惠顾不是很正常吗”]
    艾希诸神在安索雷恩的探索进行得还算顺利,也没有什么大问题……哦,除了一件事。
    神祇们有时会用神力帮信徒把一些装备之类的传送到安索雷恩,问题在于,这个传送的目的地是随机的,而且目前没有办法很好验证收货者的身份。结果就是大部分人传送的物品都让别人拿了,甚至还出现了“玄学开箱”“十连开箱”这样充满既视感的事情,影响很恶劣。
    有一次冥府诸神又聚在一起开会,大概就是总结一下进展之类的——不得不说他们能把会议开成茶话会也是蛮厉害的,就有一个神祇提到了这件事。因为这事在各个教会都有发生,所以大家马上开始讨论起了可能的解决方法。
    冥府之主难得没有加入讨论,他在一旁沉思了一会儿,然后一脸阴险地笑着说:“他们不是喜欢开箱抽抽抽嘛,那就让他们抽到爽好了。”
    罗兰的方法其实挺简单:放一堆假箱子。就是准备一些一模一样的快递箱[?],里面要么是空的,要么就放点奇怪的东西(比如爆米花和附魔了坚硬的草鞋?),至于传送的高成本,改成让一些降临者在出任务的时候放几个就好了。
  ——不愧是专注于坑人几百年的lyb
    之后有一段时间,在安索雷恩的降临者惊喜地发现遇到的箱子突然变多了,于是开箱抽抽抽……没有然后了。
之后在降临者中就传开了“冥府侧神祇的箱子绝对不能开”的说法。但是这个极其有效的方法最后还是被其他阵营的神祇纷纷效仿了。
  ——喜欢抽是吧,抽到穷死你们
    所幸同僚们还算有点良心,没有让是谁想出这个方法的消息传出,否则某人的拉仇恨能力又要上升了……不等等,其实就算猜都能猜到是谁了吧。
    于是,每当开箱爱好者又开了一个假箱子,他们就会对某冥府之主发出最真诚的祝福:
    “你个lyb活该你单身几百年还是fff团团长!!!!”
   罗兰:为什么我最近老是感觉有股寒意?

——————
[对了就是那个好像被玩过很多次的年龄梗]
[其实一般根本想不起来他们有年龄差,不过挺好玩的]
    由于遇到了一些问题,欢笑姐妹决定去找整个冥府神系最靠谱的老前辈——死神艾耶寻求帮助。
    她们打开了神祇们专门用来总(xia)结(liao)工(tian)作的会议室的门,果然看到死神在那里翻着什么文件。欢笑姐妹中对外的形象一直都很活泼的妹妹先开了口:“老先生——我们有个问题……”
“噗——哈哈哈哈哈”
    然后就看见坐在死神对面一直在装正经的律法神突然就笑出了声。死神停下动作,有些无奈地看向他
    “咳,其实那个称呼……哈哈……我一直觉得非常有违和感——感觉完全对不上啊!”虽然依然戴着面具,但那明显的憋笑声让人完全能够轻易猜出他此时的表情。
    “有什么不对吗?”欢笑姐妹似乎有些不解——那当然,毕竟她们一直都是这么称呼的。
    事实上,由于真神们基本都会把自己的外表保持在年轻的样子(嗯,其中很多看起来也非常有活力的样子),在与他们交流时确实不容易注意到年龄差的问题——尤其是像罗兰这样本身就属于真神的。
    “其实没有什么问题,真要算下来,我还可能是全神系年龄最小的一个。不过我叫埃斯特拉达老爷子完全是因为他是我导师,感觉上就比我大一辈。对其他人……就没有那种感觉啦。”
    “那没什么,毕竟我也不在乎。”死神将手上的文件递给律法神,笑着开口,“其实,以你的年龄也是能担当得起那个称呼的。”
    “……您别揭穿我……这会让我想起我的骑士们对我说的那些……那真的是悲伤的回忆。”嗯,他指的自然是被催婚的事情,那对于几百年的单身狗而且确实是一个大暴击。[虽然他现在不用再被催婚了,嘛,原因我们都懂]
    看着两位至高神聊得非常开心,似乎完全忘了她们的存在……欢笑姐妹深刻感受到在不确定律法神行踪的情况下贸然来拜访死神是一件非常愚蠢的事情。
    别看冥府之主一直在和死神(xia)聊(che)天(dan),他写文件的动作完全没有停下,不一会儿就把事情做完了。他整理了一下文件,站起来向门外走去,“那我就先走了,有什么事你们慢慢聊。”
    得了吧我们都知道你肯定会在十分钟之内溜回来找你基友。
    欢笑姐妹一副“折磨终于结束了”的样子看着律法神走过他们身旁,然后他突然停了下来。
    “噗——呋呋呋……”看那家伙笑得整个都抖了起来的样子——喂喂喂这事真的就那么好笑吗?
    死神带着纵容的笑意看着律法神离开,然后才转向立在门口的欢笑姐妹,道:“好了,你们有什么要问的吗?”
    ……你们还真是无缝不塞狗粮
    ——其实欢笑姐妹猜错了,某人并没有在十分钟左右后回来……他半分钟之后就溜回来了。
    欢笑姐妹表示从来没有这么一个时刻不想见到一个人哦不,是神祇的出现

[第一个段子是以那个同人的结局为前提的,然后加上疯骑士的设定……爆米花和草鞋也都是疯骑士里有出现的,其实我还想加个“谢谢惠顾”的纸条来着。不过感觉好欠揍]
[其实第二个段子是借梗,不知道行不行得通(。_。)]